<acronym id="vo3r3"><label id="vo3r3"><menu id="vo3r3"></menu></label></acronym>
<delect id="vo3r3"><tbody id="vo3r3"><i id="vo3r3"></i></tbody></delect>

  • <output id="vo3r3"></output><span id="vo3r3"></span>
  • <strike id="vo3r3"></strike>

    1. <object id="vo3r3"><strong id="vo3r3"><small id="vo3r3"></small></strong></object>
        <acronym id="vo3r3"></acronym>
          <big id="vo3r3"><ruby id="vo3r3"><tt id="vo3r3"></tt></ruby></big>
        1. <pre id="vo3r3"><label id="vo3r3"></label></pre>

          客觀日本

          日本實質研究費較上年度減少1.3%,人均研究人員數量也遜色于他國

          2024年01月10日 政策

          日本總務省統計局發布數據稱,2022年度日本的科學技術研究費總額比上年度增加了4.9%,達到20.7040萬億日元,創歷史新高。研究費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為3.65%,比上年度提升了0.09個百分點。然而,扣除工資水平等物價變動后計算出的實質研究費(基準年為2020年)為18.8451萬億日元,反而比上年度減少了1.3%。

          title

          (本表出自日本總務省統計局發布的“2023年科學技術研究調查結果”)

          科學技術研究調查是以收集振興科學技術所必需的基礎資料為目的進行的調查,由總務省統計局每年實施,并在每年12月公布調查結果。12月15日公布的“2023年科學技術研究調查結果”,顯示了截至2022年3月底(年度末)的實際情況。其中匯總的企業、非營利團體與公共機構、大學的科學技術研究費總額是觀察日本研究活動實際狀態的最重要指標。2020年度的研究費、實質研究費均低于上年度,2021年度和2022年度的研究費連續2年相較上年度增加。然而,實質研究費用反而是繼2021年度下降0.6%后,2022年度又繼續下降了1.3%,連續2年下降。

          title

          (本表出自總務省統計局“2023年科學技術研究調查結果”)

          與研究費總額一起作為重要指標的研究人員總數為910,400人(比上年度增加0.2%),連續7年增加,為過去最多。研究人員的人均研究費也達到2274萬日元(比上年度增加4.6%),持續2年增加,此外女性研究人員也創下歷史新高,達到183,300人(比上年度增加4.5%),占全體研究人員比例的18.3%(比上年度上升0.4個百分點),占比也為史上最高。以上數值被總務省統計局作為了本次調查結果的一個顯著特征。

          大學中的實質研究人員數量并沒有增加

          然而,此次調查結果的一些數字似乎也印證了近年來人們對日本研究能力下降的擔憂。其中之一就是在提升研究能力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的大學(包含大學共同利用機構、國立高等專門學校等)的研究人員數量。研究人員以外的包括研究輔助人員、技能人員、研究行政及其他相關研究人員在內的研究相關從業者數量,自2013年度以后每年都在逐漸增加,截至2022年度末的數值比上年度增加了0.4%,達到了428,900人。

          然而,對于在研究中擔任最重要角色的研究人員數量,一般把換算成只從事研究工作的人數后的“專職換算值”視為實質研究人員數量,并進行比較。這個數值不只是研究人員的人數,而是去除教育活動等非研究時間之后換算得出的研究人員數量。依據這種“專職換算值”,日本大學的研究人員數量便遠低于342,500的研究人員總數,變成137,600人,與10年前(2013年度)的136,600人幾乎持平,分別低于2017年度的138,700人和2016年度的138,100人。

          title

          (本表出自摘自總務省統計局“2023年科學技術研究調查結果”)

          遜色于他國的人均研究人員數量

          將大學、企業、非營利機構和公共機構合計的研究人員總數914,000人與其他國家相比,情況又如何呢?本次調查結果公開了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已公布的數據而制成的日本與各國實質研究人員數量(專職換算值)比較表。日本的實質研究人員數量為706,000人,雖然不及中國的2,406,000人和美國的1,493,000人,但遠高于其他OECD成員國。

          但是,從同一表中顯示的每百萬人口中的實質研究人員總數一欄中可以看出完全不同的實際情況。日本每百萬人口中的研究人員數量為5,664人。雖然超過了中國的1,702人和美國的4,500人,但少于韓國的9,097人、瑞典的8,131人、芬蘭的7,859人、丹麥的7,690人、挪威的7,206人、冰島的6,875人、比利時的6,576人、奧地利的6,315人、荷蘭的6,051人、瑞士的5,999人、葡萄牙的5,747人。在表中32個國家中,有11個國家的每百萬人口中的研究人員數量都超過了日本(另外,中國為2021年的數據,美國為2020年的數據,葡萄牙為2022年的數據,其他國家為2021年的數據,小數部分省略)。

          更加遜色的女性研究人員數量

          盡管日本的女性研究人員數量在逐年增長,但與國際水平相比仍然相形見絀。截至2022年度末的女性研究人員數量為183,300人,這個數字遠少于美國的1,988,000人,但在OECD成員國中僅次于美國、德國(202,900人)(美德均為2021年的數值)。然而,當考慮到女性研究人員占全體研究人員的比例時,情況就發生了變化。表中記錄有數字的31個OECD成員國和俄羅斯中,沒有一個國家的女性研究人員占比低于日本的18.3%。大半部分國家的女性研究人員占比都超過了30%,其中拉脫維亞占比最高,為49.8%,即使排名僅次于日本的韓國也達到了21.4%,日本成為為唯一一個占比不到20%的國家(丹麥的數據為2019年,智利和俄羅斯為2020年,其他國家為2021年。研究人員的數量為實際數字)。

          關于研究人員數量,很早就有研究人員指出過,把研究人員和研究輔助人員以及技術支援人員等加在一起的日本百萬人口研究從業人員數量過低問題。2019年2月出版《科學立國的危機、失速的日本研究能力》一書的鈴鹿醫療科學大學校長豐田長康,在去年5月日本記者俱樂部舉行的記者發布會上闡述了日本恢復研究能力的關鍵在于大學之外的如下意見。

          如果拿只從事研究工作換算得來的實質研究人員數量進行對比的話,日本的大學在發達國家中屬于最低水平。日本的人均論文數量少可以通過實質研究從業人員少的現象加以解釋。從投入大學的人均公共研究資金來看,日本也在加拿大、法國、德國、英國、美國、日本等主要6個國家中是最低的,僅為其他5個國家平均水平的約一半。日本首先必須增加大學研究人員和研究支持人員(包括教育、診療等替代支持人員)的職位,以確保研究時間。如果只投入研究資金,而研究從業人員的數量和忙碌程度仍保持現狀的話,那么研究能力仍然無法如預期那樣得到提高。

          日文:小巖井忠道(科學記者)
          翻譯:JST客觀日本編輯部

          【相關網站】
          總務省 2023年(令和5年)科學技術研究調查 結果概要
          日本記者俱樂部記者發布會報告 “科學技術立國”(3)豐田長康·鈴鹿醫療科學大學校長

          【相關報道】
          2023年11月24日 東盟數字化進程中日本存在感薄弱,非IT企業當地法人是挽回頹勢的關鍵
          2023年10月10日 THE發布世界大學排名,前200名中有5所來自日本
          2023年08月23日 日本高影響力論文數量和占比近20年來顯著下降
          2023年03月01日 調查顯示日本博士升學者減少的主因在于經濟待遇,政府需強化支援政策
          2022年05月30日 確保人才和時間恢復研究實力,日本的政府支援劣于韓臺等國家與地區
          2021年04月26日 日本科學研究調查:對基礎研究和政府預算的危機意識增強
          2019年07月12日 日本文科省調查:大學教師科研時間降至史上最低
          2019年05月10日 日本工程院發布緊急建議,遏止工程和科技能力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