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vo3r3"><label id="vo3r3"><menu id="vo3r3"></menu></label></acronym>
<delect id="vo3r3"><tbody id="vo3r3"><i id="vo3r3"></i></tbody></delect>

  • <output id="vo3r3"></output><span id="vo3r3"></span>
  • <strike id="vo3r3"></strike>

    1. <object id="vo3r3"><strong id="vo3r3"><small id="vo3r3"></small></strong></object>
        <acronym id="vo3r3"></acronym>
          <big id="vo3r3"><ruby id="vo3r3"><tt id="vo3r3"></tt></ruby></big>
        1. <pre id="vo3r3"><label id="vo3r3"></label></pre>

          客觀日本

          【國際人才環流】RIKEN:“以發現的喜悅為原動力,讓尖端研究為人類的未來做貢獻”——專訪理研五神真理事長

          2023年12月25日 政策

          加強國際人才環流是研究開發工作充滿活力的必要條件。日本需要積極推進全球“知識”的交流,增強研究和創新能力。為此,在推進研究環境的國際化的同時,促進國際人才的交流,確保日本緊密融入國際人才環流渠道非常重要。

          “國際人才環流”特輯將通過對研究一線的科研人員的采訪,介紹日本研究一線為促進國際人才環流,創造卓越研究成果而實施各種舉措的現狀和課題,同時介紹吸引全球研究人員的重要因素——日本研究環境的魅力。本次我們采訪了日本理化學研究所(RIKEN)的五神真理事長。

          title

          理化學研究所(RIKEN)五神真理事長

          出任理事長后,發布“2030年愿景”

          ——去年,您出任理研理事長,發布了2030年愿景。首先請您談談這個愿景和理研的整體現狀,以及作為理事長特別關注的領域。

          理化學研究所創立于1917年。在1914年開始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面臨醫藥品和工業原料進口中斷的困境,人們開始認識到明治維新以來依靠從發達國家引進技術的發展模式存在局限性,日本作為一個資源匱乏的國家,不能靠模仿而是需要通過獨創力來發展產業。當時的高峰讓吉博士向澀澤榮一先生建言道: “未來的世界必將成為理化學工業的時代,而不是機械工業的時代”,作為構筑“純正理化學”的基礎,理化學研究所設想被提出并最終獲得成立??茖W家們在這里可以自由、愉快地開展研究,通過與同行交流,不斷產生超越自己原有見解的新想法。后來理化學研究所被人們譽為“科學家們的自由樂園”, 而創建這樣一個卓越的研究機構正是“理研精神”的源流。

          隨著時代的變遷,理研被問及到底應該做什么。我們不能只是簡單地一味膜拜百年傳承下來的“理研精神”,而是需要為其注入新的元素。經濟價值已從“物質導向”轉向“經驗和服務導向”,社會經濟模式也從支撐20世紀經濟高速增長的資本密集型向知識密集型轉型。理研必須以現代視角重新審視“理研精神”,并提出自己的新愿景。為此,我們匯總了新的行動指南《RIKEN’s Vision on the 2030 Horizon》,并于去年8月公布。在該愿景中,我們強調了知識的發現應該是令人振奮和有趣的,研究應該以個人的好奇心作為動力,集中精力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們認為,作為國立研究開發法人,在意識到要為社會做貢獻的同時,認真做好以好奇心為基礎的研究工作至關重要。

          研究人員覺得有趣、希望探索的事情,有助于回答人類未來的需求,所以極為重要。通過解決人類因智慧不足而產生困擾的問題,要讓研究人員興奮不已地開展成為解決問題突破口的尖端研究并取得成果。這樣才能贏得社會的信任,與社會形成良性循環,進而使日本受到世界的尊重,面向未來取得發展。理研2030年愿景正是為了獲得這些效果而構筑的環境和實現上述目標而制定的機制。

          現在,人類正面臨著各種困難的課題。例如,全球變暖、能源問題、社會的分裂和貧富差距擴大等,都無法僅憑借人類已有的知識來解決,而需要新的智慧。不創造智慧就無法找到問題的解決辦法的話,那么創造智慧的源動力就是人才。要讓更多的年輕人帶著強烈的好奇心去挑戰問題,感受挑戰的樂趣,以愉快的心情努力鉆研,這是至關重要的。

          事實上,放眼當今世界,正在不斷出現以前從未想到的革新性智慧和技術。例如,在很短的時間內開發出了針對 COVID-19的mRNA疫苗;圍繞iPS 細胞、基因組編輯、量子計算機、生成式AI等很多意想不到的知識在過去的 10 到 20 年里不斷涌現。在這一切背后,數字化革新DX(數字化轉型)發揮了關鍵作用。這是因為各種事物被以數字數據的形式存儲和積累,隨著半導體電子技術、互聯網和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急劇進步,使得分析和利用這些海量數據成為可能的緣故。DX帶來了以往線性模式的延伸所沒有的、非連續的變化點,迎來了范式轉變的時代。在這種情況下,以往區分基礎研究還是應用研究、長期研究還是短期研究的傳統區分已經變得不那么再有意義。

          從產業和國家實力的角度來看,在自由思考的基礎上將研究能力提升到更高水平也是不可或缺的。我希望把理研辦成能夠匯集全球最高水平的優秀研究人員,讓他們相互切磋,發揮協同效應,不斷誕生新智慧的研究場所。這就是我就任理研理事長時的想法。

          在出任理事長的頭一兩個月里,我走訪了所有的研究中心,與研究人員促膝交談??吹矫總€人的眼睛都熠熠生輝,自信生動地講述他們的見解,讓我覺得非常開心。此外,理研還有一個被稱為“理研白眉制度”(2017年制定)的項目,專門為能力出眾的年輕研究人員提供作為實驗室負責人(課題組長)獨立推進研究的機會,培養下一代國際領軍人才。我與正在該項目下進行研究的10多名青年研究人員進行了交談。大家都雄心勃勃、獨具特色,我被他們的研究內容所吸引。很多時候交談經常超過事先預定的 30 分鐘,達到一個小時或一個半小時,讓我了解到這個項目進展得很順利。

          當然也有一些讓我在意的事情。比如我昨天在某個研究中心聽到的事情和今天在另外一個研究中心了解到的事情有著挺深的關聯,本以為大家會針對數據的解析方法,每天都進行討論,但事實上很多時候并沒有什么討論。各個研究中心之間的交流互動也很有限。我認為這是非??上У?。理研擁有非常優秀的研究人員,如果能夠建立起一個研究人員相互積極溝通的體制,就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出于這種考慮,去年我們提出了TRIP(Transformative Research Innovation Platform of RIKEN platforms)構想。TRIP 將理研擁有的尖端研究平臺(如超級計算機“富岳”、量子計算機、同步輻射設施“SPring-8”、X 射線自由電子激光設施“SACLA”、生物資源事業等)有機地聯系起來,以便構建起一個跨越研究領域,能夠高效地創造出新的知識領域的創新性研究平臺。

          去年,我們提出了這一構想,首先觀察了研究人員的反應。在說明下一年度的計劃時,我們導入了一種要求研究人員說明與TRIP 構想(自上而下的愿景)的關聯,并對說明的項目劃撥額外預算的方式。雖然TRIP 構想的公示才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但理研的研究人員的反應非常迅速。各個研究中心的年度預算申請中,與 TRIP 有關聯的研究達到了近50%。這一構想也受到了海外咨詢委員會的關注,認為這是一種創新的方案,期待它能產生向心力?,F在,我們正在努力進一步發展和深化下一個年度的計劃。

          title

          理研新總部大樓(埼玉縣和光市)

          title

          理研西門入口(埼玉縣和光市)

          借助學術界的力量讓產業構造向未來型轉化

          ——對于全球變暖問題上,有這樣的論調,這些都是人類過度發展導致的,所以應該阻止成長,人類必須更加抑制,需要忍耐,需要控制。

          我對這種論點無法贊同。時間的流逝不可逆,無法倒退回到過去。不應該阻止成長,而應該不斷產生新的智慧,在探索成長方式的過程中,去解決問題?,F在問題越來越清晰,至于應該怎么做,不能像經濟高速增長時期的大量制造為基礎的增長模式那樣,只要按照路線圖扎實推進就好那么簡單。我們必須致力于創造價值這一更加困難的事情。

          理研認為,把基礎科學研究視為創造未來發展機會的源泉,首先要致力于基礎科學研究,由此產生新的價值,進而發展成新的產業,這一點非常重要。產學合作是理研自創立以來的文化基因,現在需要的不僅僅是將過去的研究成果應用于現有的產業,而應該為了提升日本的所有產業,去將產業結構轉變為未來型。這正是學術界發揮力量之處。目前,在日本很難找到未來的投資目標,但為了讓產業界敢于承擔風險去進行變革挑戰未來,就必須思考如何讓最尖端的研究成果進一步發展并加以應用。在與國內外企業領導人交流時發現,很多海外企業的CEO天然地就持有這樣的想法。但在日本,雖然也有這樣的管理者,但還是少數。

          為了將新的智慧與新的產業聯系起來,構建培育科技類初創企業的成長機制也很重要。在這方面,日本也落后于歐美國家。其原因之一是日本的風險投資公司傾向于尋求早期回報。所以就出現了小型公司盡早上市現象。但這種模式,無法培育出需要更多耐心和投入的大型科技創業公司。

          2015年我出任東京大學校長時,東京大學的初創企業約有200家,在我6年任期結束時,初創企業的數量已增加到近500家。東大校園周邊被稱為“本鄉谷”(雖然從地形上看是“山丘”)。在理研,我希望通過戰略性聚焦,為在日本創建出能夠孵化科技初創企業的生態系統而做出自己貢獻。希望在與政府協商的基礎上,與海外投資者和企業一起努力。如果我們閉關自守,只想著在日本國內發展,就將失去發展的機會。積極主動地與海外合作極為重要。理研作為國立研究開發法人,有責任積極涉足大學無法涉足領域。

          另一方面,國際環境正變得極其復雜和微妙。類似研究誠信這樣的問題,不僅要遵守日本國內的法律法規,還必須大力提高包括遵守合作對方國家的法律法規在內的管理能力。不應該限制研究人員的國際活動,而應該讓研究人員在沒有風險的情況下更加活躍地從事國際研究活動。理研的頂級研究人員已經擁有相當廣泛的國際網絡,通過系統地提高與研究誠信相關的職能,就應該能夠進一步推進國際化。

          獲得優秀的研究人才

          ——要想取得優秀的研究成果,就必須吸引國內外的優秀人才,今后的人才爭奪將會越來越激烈

          現在,人們的價值觀正在發生巨大的范式轉變,即使在至今為止人類積累的智慧中,對其“有用/無用”的評價也有發生180度逆轉的可能性。我們希望在靈活運用信息科學的同時,有效地感知新的評價標準,增加新的智慧,創造出人類期待的價值。過去有100個理由認為無法商業化的技術,現在對其的認識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新的商業機會也應運而生。對于以發現的喜悅為生的人來說,也許再也沒比現在更為令人激動的時刻了。

          從這個意義上說,理研應該成為一個越來越吸引年輕研究人員興致勃勃地從事有趣研究的地方。希望理研能夠成為年輕人面向未來不回頭,尋找積極的出口,朝著出口方向努力,開拓科研最前沿的基地。在全球范圍內擁有卓越性是實現這一目標的必要前提。如果日本能提供多個這樣的基地,那么日本就能成為一個在國際上備受尊敬和尊重的國家。這也是理研的職責所在。在理研愿景中提出這樣的目標的同時,還需要明確向外界傳達:理研正是這樣一個地方。所以展示理研的活動是非常重要的。這一點相比歐美各國表現還差強人意。另外,日本對科學感興趣的人的絕對數量少也是一個問題。

          讓理研的研究人員能夠愉快地推進研究,向外界傳達理研是“夢想之地”乃當務之急。那么該如何傳達呢,除了在國內外加強宣傳別無他法。最重要的是,必須讓那些從事高水平研究或想要從事高水平研究的人從世界各地匯集到理研來。為此,理研今后還需要做出許多改變。

          去年,研究人員的固定期限雇傭問題變得顯著,但固定期限雇傭制度本身是一個世界頂尖研究機構所必須具備的雇傭制度。在各類項目中,研究人員發揮各自的專長,固定期限集中研究,為解決時代所需的課題,固定期限雇傭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參與項目的眾多研究人員都活用了這些經驗,之后繼續活躍在研究領域。但為了讓固定期限雇傭制度以可信賴的形式執行下去,不僅僅是理研,還必須提高研究人員雇用制度整體的穩定性。這樣才能創造出一個能夠讓研究人員全身心地投入研究項目,并對其職業生涯終身都有正面推動的環境?;谶@樣的考慮,理研正在推進雇傭制度的改革。

          此外,還有大學的職業道路對當代年輕人要求苛刻,需要花費多年時間才能獲得教授職位的問題。對此,理研設計了新制度(RIKEN Early Career Leaders Program制度),以便年輕研究人員成為學術帶頭人(PI),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自由地進行學術研究。

          另一方面,也有深刻的問題。當前理研的研究人員的待遇對照國際標準無法斷言有充分的魅力。由于日元急劇貶值等原因,理研的年輕研究人員的職位薪資等明顯遜色。理研目前正在緊急制定改善對策,例如以獲得博士學位5年以內的青年研究人員為對象的基礎科學特別研究員,薪資將上調數萬日元等。

          以前,從海外聘請研究人員時的工資基本均等,現在則需要根據不同領域和情況進行靈活調整,在充分評估的基礎上推進相當大膽的彈性化措施。我希望能雇傭到眾多薪資超過理事長的人。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吸引競爭激烈領域的頂尖研究人員來到理研工作。理研已經在制度上取消了薪資上限,今后將將認真運用這一制度。

          為了同時兼顧研究人員的流動性和穩定性,僅靠理研的力量是有限的。從全球視角來審視日本的研究人員雇傭制度的話,會發現有許多需要改進之處。希望能制定適合研究領域的勞動法規。需要從研究一線出發,為修改現行制度提出切實可行的建議。此外,糾正研究人員的性別平衡也是當務之急。目前日本的科研人員的性別現狀,有很多地方在國際上甚至被稱為“病態”。我們需要帶著危機感推動一些措施,哪怕是比較強硬的。目前理研正在探討能做些什么,比如建立一個可以招聘較多女性研究人員的機制。

          所謂國際化,就是要誕生日本獨特的智慧,為世界的知識多樣性作出貢獻

          ——您如何看待科學研發的國際化?

          首先,必須考慮國際化的目的是什么。我認為,并不是要提高日本在現有國際標準下的排名順序,并以此來吸引外來優秀人才。

          人類面臨著許多智力挑戰,而這些挑戰正在迅速變得更加外在。為了產生解決這些問題的智慧,重要的是產生智慧的土壤的多樣性。我認為,日本擁有獨特的知識,這種知識是其他地方無法提供的。如果說有一個支撐整個世界知識多樣性的合集,那么一定有日本能夠支撐的獨特領域。如果日本能夠挖掘出這些優勢,并且更加積極地在世界范圍內加以推動,那么日本一定能夠為全世界的進步做出突出的貢獻。有了這樣的領域,世界各地的人都會來日本學習。我在東大也曾談到過“支撐世界的多樣性”。也就是說,強行推進歐美大學模式的想法是不可取的。

          日本與歐美存在許多不同之處,這并不是壞事。也許這些差異對于人類整體而言剛好是強項所在,或許能成為找到新的解決方案的契機。因此,我們必須對自己所擁有的不同之處充滿信心。當歐洲和世界其他國家都在努力將不同的事物很好地融合在一起的時候,日本應該意識到自己處于可以展示多樣性的地位,還需要創造一種讓外界認為需要日本的多樣性的環境,而不是自我陶醉。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們需要在人生的早期,以全球視角來審視自身,了解自己。要做到這一點,最好的辦法就是走出去。

          理研的國際戰略:構建全球智慧的網絡

          我認為通過向全世界傳播日本獨特的文化和學問,并貢獻于全人類的意義日益重大。根據我自己的經驗,能夠吸引各種各樣的人感興趣的研究并不是流行性的研究,而是具有原創性的獨特研究。我希望積極向外界展示日本的獨特性,傳達正是因為在日本這種研究才有可能實現的共識環境,讓那些對這種研究感興趣的研究人員匯集到日本來。為了使匯集而來的人才在研究之外的其他方面也能安心,就必須提供有力的支持。包括配偶工作和子女就學等問題,我們需要提供有力支持。理研在這方面也有必要進一步強化支援。

          理研希望推進有效的國際戰略,當然目的不是招募外國人作為研究勞動力,而是包括日本人在內將海外作為基地,積極連接那些創造知識的人,發揮出協同效應。這些人才如果能來理研那當然是最好的,如果不能的話,我認為通過遠程交叉任職的形式簽訂合同,大幅增加可以進行遠程合作的海外研究室的數量,也不失為一種有效的辦法。

          在量子計算機這種各國都在爭先的技術領域,最前沿研究人員之間的合作非常重要。有必要在寫論文之前的實驗筆記階段,就建立起能夠相互共享信息、即使是遠程,也能夠每天進行討論的“隨時連線”的關系。目前歐美的頂尖研究人員已經處于這種狀況,只有日本人是在論文發表后才開始閱讀,還未起步就已落后于人。我希望在下一個中長期計劃期間能構建起讓研究人員通過理研相互建立聯系的遠程辦公室。這樣一來,國際合作就能夠以極其自然的形式推進。當然,競爭是必要的,但重要的是能夠迅速分享彼此的前沿信息。我相信,在理研實現這種具有壓倒性優勢的國際合作平臺,將對整個日本的研究國際化產生積極影響。

          另外,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經驗也再次證明面對面討論的必要性,而且從中產生的價值巨大。面對面時,人們可以看到對方的表情,建立互信,有時還要公開一些秘密,從而進行更深入的討論。即使平常的工作是遠程完成的,抽出時間相互往來仍然很重要,為此需要在國外設立辦事處。

          設置在美國布魯克海文國家實驗室(BNL)內的“理研BNL研究中心”最近迎來了成立25周年,該中心作為培養年輕研究人才的國際人才環流基地,是日美科學技術合作事業中最受好評的范本。有很多自立出去的優秀研究人員都是出自該中心。在美國,人們提到理研,最先想到的就是這個理研BNL研究中心。我認為,理研的使命之一就是以這樣的基地為起點,積極向海外提供產生于日本的多樣性以及能夠補充世界多樣性的要素。

          對于外部的優秀研究人員,理研擁有很多值得花時間與之交流的對象。理事長的工作就是確保他們理解這一點,并確定能夠最大限度地發揮價值的最佳溝通對象是誰,漫無目的的溝通效果將大打折扣。我們需要與世界上真正最優秀的人,頂尖的研究人員進行高效而準確的溝通,以獲得共鳴。

          有一些曾在歐美做出過優秀研究成果的日本年輕研究人員在回到日本后,并沒有表現出爆發性的存在感。如果說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研究人員日常討論的質量和密度都不夠。畢竟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此需要某種關鍵力量。在這種情況下,重要的是不能只靠日本人自己從零開始,而是需要巧妙地與希望一起合作的海外研究人員建立起聯系??梢栽趪獾拇髮W里設置理研的研究室,哪怕是虛擬的也無妨,讓年輕研究人員常駐,并交叉聘用等等,還有許多功夫可以下。通過聯系,我們可以在論文發表前了解對方的狀況,能一起討論他們遇到的問題并集思廣益,從而做出貢獻。

          這件事要趁著目前人脈有一定程度的聯系時抓緊時間去做。如果只是含糊地表示“讓我們增加合著論文篇數吧”、“請支付出國費用吧”,情況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我們必須積極推進有意識地與外國優秀研究基地建立聯系的戰略性人事安排。像過去那樣,僅僅公開在全球招募某領域研究人員的信息,然后坐等申請是行不通的。重要的是從主導性、戰略性的角度來鎖定希望邀請的人才。為了吸引到這樣的研究人才,靈活調整薪資也是必不可少的。

          我們需要與世界的哪些部分建立起聯系?只有當我們擁有能讓對方主動愿意與我們聯系的東西時,才有可能。關鍵在于如何建立起機制。僅僅落實政府的公開招募型項目是遠遠不夠的。還必須活用理研的資源,并以理研的自主判斷為主體加以推進。有效利用政府資金,也是理研的一項重要職能。政府公開征集的項目從一開始就把所有的政策措施都固定下來的做法是不合適的。我們希望建立一套能使提案者能夠根據自己的設想,思考如何向世界展示源自日本的價值創造,并提出建議的機制。

          title

          理研五神真理事長(右)和采訪人樋口義廣/JST參事(全球戰略事務總監)

          2023年7月25日采訪于埼玉縣和光市理化學研究所
          采訪人:JST全球戰略事務總監 樋口義廣
          編輯:JST SPAP主編 大家俊夫

          五神真(Makoto Gonokami)

          人物簡介
          五神真(Makoto Gonokami)

          國立研究開發法人理化學研究所(RIKEN)理事長
          1957年出生于東京都。私立武藏高中畢業,東京大學理學部物理專業畢業。曾任美國AT&T貝爾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科學技術振興事業團(現科學技術振興機構)創造科學推進事業“五神協同激勵項目”總負責人等,1998年擔任東京大學研究生院工學系研究科物理工學專業教授,2015年出任東京大學校長(第30屆)。2022年就任理化學研究所理事長。

           

          【理研簡介】
          作為日本唯一的自然科學綜合研究所,理研在物理學、工學、化學、數理與信息科學、計算科學、生物學、醫科學等廣泛領域推進研究。理研最早于1917年作為財團法人創建。戰后先后經歷株式會社科學研究所、特殊法人等變遷,于2003年成為文部科學省管轄的獨立行政法人理化學研究所,2015年成為國立研究開發法人。為了向社會普及研究成果,除了與大學和企業合作實施共同研究、接受委托研究外,還積極向產業界推進知識產權等的技術轉移。

          理研網站 https://www.riken.jp/about/